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交通资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5|回复: 0

狗蛋应征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8-4-19 14: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狗蛋应征
      
   
    狗蛋从小就向往成为一名军人,今年征兵工作刚开始,狗蛋就去镇武装部第一个报了名,说起来今年已是他第二年报名应征了。
    狗蛋学名赵全才,家住平原镇山洼村,是蒙林县一中的高三在校生。狗蛋出生那年,爸爸因车祸去世,不久,妈妈撇下熬熬待哺的他便远嫁他乡了。小时候的他是吃爷爷奶奶喂的狗的奶长大的,爷爷和奶奶目不识丁,便因此径直管他叫狗蛋了。直到他上一年级,班主任徐老师才给他取名赵全才,狗蛋才算有了自己真正的名字。
    随着爷爷奶奶的年事已高,狗蛋每学期近千元的学费把爷爷奶奶压得喘不过气来。为了减轻他们的负担,狗蛋自去年到了入伍的年龄后便萌生了弃学从军的念头,有一段日子他在心里一度盘算过当兵的益处:一是当兵后爷爷奶奶不用再为他的学费犯愁,不但可减轻家庭负担,而且还不愁吃,不愁穿。二是当兵后只要自己积极肯干,就有机会转合同兵、提干或报考军校,就是达不到上述目的,在部队服役两年还能学门技术。三是自己从小就想成为一名军人,能够穿上绿军装,戍边保国,是自己人生最大的愿望。狗蛋跟爷爷奶奶商量应征入伍的事,爷爷奶奶起初不乐意,要知道狗蛋在校内学习成绩优秀,用给他代课的教师的话说,将来他一定是名牌大学的苗子;可转而一想,即使将来孙子考上大学又怎么样,高昂的学费他们也是交不起的,与其到时辍学还不如让孙子早些去当兵,深思熟虑一番后爷爷奶奶勉强同意了狗蛋的入伍要求。
    第一年,和狗蛋一起报名应征的本村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村长的儿子张小秋,另一位是运输大户的儿子林小雨。张小秋和狗蛋同年出生,初中没毕业,他老爸便给他在镇邮政支局找了份邮差的差事,可他干了不到一个月,嫌邮差太辛苦便回家不干了,天天和他的一帮小兄弟们游手好闲,打架斗殴。林小雨刚满十七周岁,是蒙林县一中的高一在校生,却不思进取,沉迷网络,无心学习。
    在镇内初审目测三人都过了关,进入了镇征兵工作的下一阶段。
    十一月三日,是平原镇去县体检站的第一天,这天主要是县政审组查验进站体检青年的“三证”,即户口本、身份证和毕业证。这一关,张小秋因没毕业证,林小雨因不够入伍年龄而被双双淘汰。只有狗蛋三证齐全,各方面合适而顺利进入第二天的体检阶段。第二天,在县体检站狗蛋却意外遇到了张小秋和林小雨。狗蛋一头雾水呆呆地看着他俩,张小秋和林小雨相视一笑对狗蛋说:“你犯什么傻,张小秋他爸是村长,镇武装部的丁部长亲自找了政审组,要求张小秋进站。小秋的二叔是县职业中专的校长,后天他就能拿到中专毕业证。我爸的老战友高兴海在某高炮旅当旅长,和咱县武装部的项部长认识 ,高旅长专门给项部长打的电话,项部长对我是特批。没听说过‘学好数理化,不如有好爸爸’这句名言吗?你真是读书读傻了。政审、体检只不过是走过场,你只要不犯大错误,只要有关系、有钱就能一切顺利过关。不信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俩没你学问高,各方面不如你,今年我们一定能够当上兵,你就不一定。”狗蛋心想:你糊弄谁?征兵是比较严肃的事,能由得你们胡来。狗蛋将信将疑地去逐个科室体检,可以说他是过五关斩六将,顺利过关。而张小秋和林小雨在外科科室又因一些原因被双双淘汰。狗蛋心想:天助我也,这回在村里再也没有竞争力了,狗蛋感到前途一片光明。
    星期六,狗蛋吃过晚饭刚出门,便看到两个晃晃悠悠的身影由远及近走来,他们边走边骂:“他妈的,县武装部军事科的林科长和体检站外科的吕医生真能喝,就凭我们二人的酒量居然喝不过他们。”是林小雨爸爸的声音。“不但能喝,还他妈的心黑,每人两千元的红包还嫌少,那可是我老婆喂了一年两个猪换来的血汗钱,不就是当个破兵吗,也用得着那么多钱?”是张小秋爸爸的声音。“我的大主任,你就知足吧,要不是镇武装的丁部长引见,我们提着猪头还找不到庙门呢,你没听人家说,下次复查保证咱们的孩子合格。孩子在家不听话,我们又管不了,到部队给我们教育成人,花俩钱算鸟,老子有的是钱。”二人骂骂咧咧地走远了。狗蛋听到这些话只感到心里憋的慌,心想:“难道张小秋和林小雨下次复查真的能合格?”
    十一月二十日,是平原镇上次合格青年复查的日子,而张小秋和林小雨居然也来复查了,并且顺利地过了关。
    随着平原镇征兵工作的深入开展,离镇定兵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狗蛋多次去镇武装部找丁部长表明自己入伍的迫切心情。丁部长每次总是说:“今年我镇体检合格青年多,县武装部分给我们镇的名额少,我镇定兵的原则是优中选优,同时还要全方面的考虑。所有体检合格青年都要一颗红心两种准备,走者愉快,留者安心。你就放心地回家等通知吧。”
    十二月十二日一大早,狗蛋见张小秋和林小雨两家杀鸡宰鱼。狗蛋心想:两家不知有什么喜事要庆贺。不到中午,两家陆续来了不少客人。狗蛋听他们两家的亲戚说,张小秋和林小雨十二月十五日就要去部队当兵了,他们是来喝喜酒的。狗蛋心想难道自己没能定上兵,他来不及细想就赶紧向镇武装部跑去。在镇武装部门口狗蛋等到下午三点多,才看到喝的醉熏熏的丁部长从外面回来。狗蛋急切的问:“丁部长,今年定兵没定上我吗?”“没有,名额受限,等明年吧,明年一定让你走。”“你不是说定兵要本着优中选优的原则吗?我可是在镇定兵文化课考试中拿了全镇第一呀,我村的张小秋和林小雨不是一个倒数第一,一个倒数第二吗,怎么就定上了呢?”“张小秋有中专毕业证,你有吗?起码他学历比你高。林小雨是县武装部项部长搞的特批,你怎么不让项部长搞个特批呀?你以为我这武装部长那么好干,上压下挤,本来县里分给我们镇三十五个名额,说是要照顾部队、县委、县府和县里的各部委办局的关系,这不又让县武装部抽回了十五个名额,把我镇原来的定兵计划全打乱了。我还要照顾镇四大班子成员、镇直部门负责人和村两委成员的关系呢,不和他们搞好关系,年末,县委组织部要组织对镇四大班子成员进行民主评议,不然的话我就被评议成最差的了,你说我怎么办?我这武装部长今后还怎么开展工作?再说定兵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事,是镇党委会定兵,我们是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定兵,但还要充分考虑各方面的关系。你现在还是高二在校生,文化课还没学完,回去好好读书,争取明年走吧。”狗蛋被丁部长一顿抢白,无话可说,眼噙泪水悄悄地离开了镇武装部。
    今年,征兵工作又开始了,狗蛋感到很幸运,他所在村只有他一人报名应征。从镇内目测到去县体检站体检,狗蛋顺利过关。在政审方面,狗蛋在村内是个人见人夸的好孩子,在校内是县级三好学生,不论各个方面都非常优秀。
    狗蛋这次心想:我已是第二次报名应征了,丁部长上年说过,只要我各方面合适,一定让我走,我要提前跟丁部长打个招呼 。丁部长见狗蛋来找他,他笑眯眯地对狗蛋说:“小伙子,不错!连着两年报名应征,有志气!听你们村民兵连长赵全说你家庭困难,要我照顾照顾你,还听说赵全是你本家的堂叔, 我得给赵全留个面子。过几天,我可要喝你的入伍喜酒呀,到时你邀上你们村的主任和民兵连长。我看就不要在家麻烦了,去县城的新世纪大酒店就行,吃完后再去丽人洗脚房泡泡脚,你看我天天为你们跑腿,两脚都磨出老茧来了。”狗蛋含含糊糊地答应下来,可心想:新世纪大酒店是县城最豪华的饭店,听个别同学说最低消费要四五百元。丽人洗脚房,狗蛋更是不懂的是干什么的,只是听林小雨的爸说要在丽人洗脚房全方位服务,每人要八十元。狗蛋回家和爷爷奶奶商量此事。爷爷奶奶借遍了亲朋好友,可只借到六百元。
    正在全家人为筹钱一筹莫展的时候,丁部长和某部接兵部队的韩连长在村民兵连长赵全的带领下到狗蛋家家访。韩连长对狗蛋的各个方面问的都非常仔细,后又把狗蛋的身体看了个遍。然后又悄悄地把狗蛋叫到屋外对狗蛋严肃的说:“我是军医,你要告诉我实话,你在县体检站体检时是不是托了关系,身体才合格的?”“没有呀,我家穷,托不起关系。” “不对,你有扁桃体炎,能骗得过我吗?你要是真想入伍的话,你出这个数。”韩连长边说边伸出两个手指,“到了部队我给你摆平,怎么样?”狗蛋迷惑的点了点头,他以为韩连长伸了个两个手指是说要二百元。丁部长和韩连长走后,狗蛋跟民兵连长赵全说起此事,赵全说:“我的傻侄子,你以为韩连长是叫花子,要你二百元,那是两千,要想今年走的话你就筹备筹备吧。”韩连长的一席话对狗蛋一家无异于雪上加霜,请丁部长的酒钱还没凑够,韩连长又要两千,狗蛋的爷爷奶奶开始整日唉声叹气,怎么也想不到当个兵会这么难?
    直到平原镇的新兵走完,狗蛋的爷爷奶奶也没有凑足一千元钱,狗蛋自然也没接到镇武装部入伍的通知 ,狗蛋感到失望极了!看着为筹钱已熬到心力交瘁的爷爷奶奶,狗蛋变得一脸的茫然:真不知道明年还要不要再去报名应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交通资讯 ( 苏ICP备17020236号 )

GMT+8, 2019-10-22 06:15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官方QQ:872-000-284 业务咨询:15576113327 企业邮箱:www@u179.com 用心为您服务!